双木 发表于 2018-4-15 10:21:45

梦想为王 572、红缨枪的色彩 中秋月明

老教头已经得到过太多荣誉,这么个大运会冠军对他不过是锦上添花,但对于正在崭露头角的白浩南来说,那就是雪中送炭。

    甚至可能对平京队这帮球员来说,这个大运会比赛也不过是他们在甲级联赛完赛后的又一段征程,甚至有点疲惫的征程,已经鏖战了一整个赛季还不能像别的俱乐部那样放假,只能继续集训比赛到现在。

    所以老教头忽然的因病离开,顿时让这支原本几乎预定了冠军的球队无心恋战。

    对手招摇奔放的战舞,看台上花枝招展的美女,有些出乎意料的好几个看台都坐满了观众的场面,都没法激起平京大学生代表队的战意来。

    甚至连看都不看。

    他们一直在那带着焦灼的表情交头接耳,热身运动连助教都没有带头运转,大多坐在替补席边低头翻看手机,要不就干脆忙着打电话。

    看台上的观众好像都注意到这支队伍的不对劲。

    一身银灰色西装的白浩南,抱着手臂站在场边,静静的看着。

    慈不掌兵。

    如果老教头今早的做法是故意的,那他成全白浩南的时候,也伤害了这群关心担忧他的子弟兵。

    可相比培育出来一个可以起到旗帜作用的青年教练,这群大学生球员失去一个大运会冠军,这中间的孰重孰轻那就全凭衡量了。

    能说老教头的做法是错误的?不遵循体育公平竞赛的原则?

    他已经在他能做到的范畴,尽量规避原则,却给白浩南提供最大可能性了。

    白浩南再把目光往气势恢宏的体育中心观众席上看过去,和那些大学校园体育场不同,这种标准几万人大球场上,看台、顶棚包括主席台都要气派太多,而一大群衣冠气派的人物坐在那上面俯瞰斗兽场,他们的视线还有指指点点的方向,显然是周波,而不是那已经在甲级联赛里面打了几年的大学生球员们,更不可能是名不见经传的白浩南。

    好久没站在这样的场面下了,仿佛是未来引领甲级队征战的预演,百分之八十空置的看台,无心恋战的对手,无人关注的媒体,这些消极的东西也和巨大场面感受一起袭来。

    白浩南笑笑,用视线迎上跳完战舞回来的球员们,最后做了个调整:“波波把老董换下来,老董再休息下,记住我们的战术调整,波波上场以后,围绕他全力进攻的特点,如何保证他尽可能消耗更少,就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周波这样绝对高水平的核心差距就这点好,其他人不会有半点不忿嫉妒或者不配合,又或者说是大学生球员的战术素养让他们非常清楚只有把周波伺候好了,才有全场战斗的胜利,他们根本不会有凭什么我就非得低声下气的不知所谓。

    特别是后点,这在相当多青训梯队里面非常让教练头疼,毕竟能走到成年一线队的年轻球员,几乎都是从一茬茬梯队里面大浪淘沙剩下来的精英,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同龄人中间出类拔萃,习惯了所有人围绕他行动,每次升级到新的级别队伍,这种有才华的年轻球员如何调整心态就是教练最挠头的难题之一。

    所以以前老队伍很多有新人必须给老队员擦鞋、收拾装备之类安排,就是为了让这些心高气盛的年轻苗子能被动调整心态,可稍不注意又会演变成老队员欺凌折腾新人,尺度很难把握啊。

    可偏偏白浩南的队里似乎没这个问题。

    大学生们的成长轨迹不是从各级梯队里面起来的,他们甚至基本已经放弃了专业足球,对上周波这样的大神,哪里还有半分傲气?

    所以开场哨响,整支队伍迅速凝结成了一把锋利的长矛!

    可能周波就是矛尖上那唯一有点浪的红缨!

    带着一往无前穿透性的长矛,为什么非要在枪头之后挂上个红色缨穗?

    因为枪头见血以后,这缨穗可以吸血,防止枪头上的鲜血顺着枪杆流下来妨碍抓枪的手发力,而从精神上来说,血染成的红缨还能给对手造成错觉,增加杀气!

    周波就是这么干的。

    习惯了他下半场才上来表演的对手,肯定有点猝不及防的面对,这就是七寸。

    再成熟的队,面对骤然变化如果没有教练,没有一个能绝对控制局面的人一锤定音的拿出战术应对,整个队伍就会七零八落,十来个人一支队的弊端被放大到极致,想进攻和想防守的,忌惮的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稳沉和张扬冒进的,这时候必然会各行其是。

    周波的个人能力在面对最顶级联赛队伍都是鹤立鸡群的,何况这些甲级队大学生,可能为自己以后拿定了主意,他自己也愈发轻松,用举重若轻来形容他的表现最恰当的。

    这种放松反过来让他什么动作都愈发得心应手。

    这跟当初的过人王金韶华还不一样。

    那毕竟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哪怕明知道自己技术能力高于对手一大截,也没法游刃有余的控制自己身体和大脑,做不到气定神闲的收放自如,只会疯狂的过人,面对层层围堵的对手会激起更强烈的斗志,披荆斩棘的滔天战意能感染全场。

    而周波是清楚对手和自己的差距在哪里有多少,他就仿佛带了一包十八般武艺,笑眯眯的看对手张牙舞爪,从包里扒拉扒拉找出最合适的那件,看准了才出其不意的一下就撩翻对手!

    这就是老将的经验,太门儿清了。

    没了老董就等于缺少一面拦截封堵的墙,那就需要更多人来全力弥补这个拦截后腰的作用,变相逼迫中场跟后卫线更多投入拦截防守,帮周波腾出更多精力,让他不需要陷入防守的疲惫跑动中。

    所以整个上半场都看见他在中场节奏清晰的梳理调度。

    就好像有些人就是能把一间乱糟糟的房屋很快清理出来,也好比当年庞统顶着凤雏的名声,真能喝得酩酊大醉还把挤压一个多月的文件唰唰唰给处理完成了。

    看周波打上半场,就有这种感受。

    条理清晰,梳理得当,就在一帮前后左右疯狂跑动协同的队友帮助下,传接、发牌、佯攻、策动、分配、转移、调动,做得是井井有条,就像是看大师做菜,一板一眼都能让人忍不住喝彩!

    起码主席台上那些行家,观众席上周波的球迷,哪怕已经结束了比赛被淘汰,还想来看这场龙虎斗的各队大学生球员跟教练,都忍不住一阵阵喝彩!

    到后来只要周波拿球做动作就能引起一大片掌声和欢呼。

    他也愈发来劲,估计自己也像喝了一大碗美酒那么舒畅,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施展才华。

    对方甚至连针对性的防守策略都没有确定,面对这样一个单兵水准高出一大截的前国内顶级球星,他们对区域联防、贴身紧逼、对位防守还是恶意缠斗都没法达成共识,防守自然就乱了!

    没有教练,特别是老教头这样已经形成了绝对权威和全队依赖感的教父级教练,不在场边的时候,这支大学生队伍简直判若两人!

    可以说他们在甲级队也就是中游水平,没有能够入选国家队级别的高手,没有被超级联赛会挖走的尖子,那都全靠老教头的指挥得当和精神鼓励,才能尽量超水平发挥,现在最为倚仗的法宝没有了,当然狼狈不堪。

    老教头也真是把自己队伍的命门看得无比准确,或许他也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告诫自己的球员,他的年纪不可能一直陪着他们走下去了。

    所以光是从场上球员的动作看来,蓉都大学生们有备而来,万众一心的卯足了一股劲要干掉对手,又没有因为过于在乎比赛紧张变形,就是把这场比赛当成决赛来拼!

    可平京的大学生们呢,没有那股子凶狠投入的劲头,感觉有点蜻蜓点水、点到为止的随意。

    这种状况下,原以为是场龙争虎斗的对攻大战,结果却成了周波的水银灯下表演,两次助攻,一次间接策动整个攻击,三粒进球都是他大放异彩的结果。

    中场休息的时候,平京大学生队甚至都没有垂头丧气,他们根本无心恋战,不在乎成绩,忙着下来打听消息!

    迎接周波的就是一大片闪光灯。

    几乎所有现场能够集中起来的十几家媒体全都把镜头挤在他身上。

    然后和这些媒体一起,主席台上几乎所有来自各家职业俱乐部的经理、老板之类都挤到更衣室里面来!

    没错,既然是正规大型体育中心,那么球场边就有标准的球队休息室更衣间,哪怕不是职业俱乐部那样的格局,也有大桌子堆满白浩南他们准备的饮品、鞋垫、绷带、传感器等等,球员们带着咬牙切齿的喜悦坐在周围。

    然后轰的一下看见好多人挤着冲进来,门口两个赛事保安根本拉不住。

    光是看看这些人身上的西装、羽绒服、大衣都看得出来是有钱有面儿的人物,现在却好像春运时候冲进火车站站台的返乡民工,急切热烈的眼神快速扫视抓住了周波呼啦啦的就涌上去!

    好像他就是绿皮车厢里面最珍贵的那个空座位,哪怕这种老式车厢带着股说不出来的酸臭味,早就在会被淘汰的状态下。

    还是让这些各家俱乐部趋之若鹜。

    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大学生们惊呆了全都挤在无人问津的主教练身边,垂涎三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梦想为王 572、红缨枪的色彩 中秋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