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木 发表于 2017-6-10 20:38:53

庶子风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一不做二不休 上山打老虎额

易卜拉欣帕夏的心情依旧纠结,可终究还是步入了叶春秋的船舱。

    他看了叶春秋一眼,朝叶春秋行了个礼。

    叶春秋只是平淡地抬起眸,随后,他看到易卜拉欣帕夏的通译也走了进来。

    叶春秋露出微笑道:“怎么,贵使有何贵干?”

    易卜拉欣帕夏顿了一下,道:“殿下,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抵达伊斯坦布尔了。”

    “噢。”叶春秋点头道:“本王已让人问过船工,说是明日就可到达,走了这么多日子,将士们也是人困马乏,实在是辛苦。而今总算是到了,这样也好,可以让将士们好好休整一下,那佛朗机的大军,只怕也要快兵临城下了吧。”

    易卜拉欣帕夏道:“是的,我刚刚收到了伊斯坦布尔那儿的消息,说是佛朗机人已跨越了保加利亚,不日即要抵达伊斯坦布尔。”

    叶春秋对此倒是没有显出意外之色,只是别有深意地看着易卜拉欣帕夏。

    “那么,敢问贵使,你现在来此找本王,可有什么事吗?”叶春秋的目光灼灼地落在易卜拉欣帕夏的身上,仿佛想要一眼将易卜拉欣帕夏看穿。

    易卜拉欣帕夏定了定神,才道:“前日,殿下和下臣说了一些话,下臣一直寝食难安。”

    “然后呢?”叶春秋反问,可是在他看来,既然易卜拉欣帕夏来此找他,就算不是一下子答应他的提议,心里也该是犹豫了。

    这可以理解,对方是个聪明人,绝不是一个愚忠之辈,他能全面地衡量出什么对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易卜拉欣帕夏咬了咬牙,道:“我仔细权衡了殿下的提议,也历来对殿下慕名已久,殿下与其他君主很不相同,我心悦诚服,愿为殿下效力。”

    叶春秋不禁笑了,道:“是吗?这样就好极了,本王正需要你这样的人,其实本王这一趟来,心里还是有一块石头一直悬着放不下。本王千里来此,人生路不熟,其实并不惧任何敌人,只要有人敢和本王战场上相见,本王即便不可将其歼灭,自保却是足够了。只是本王所畏惧的,却是自己的盟友在本王背后捅刀子,现在有了你,可就好极了,你现在深受那苏莱曼苏丹的信重,到了伊斯坦布尔之后,只怕就要伴驾在苏丹的身边,有了你,本王就可以随时知道苏丹有什么谋划,如此一来,这苏丹的小心思,也都能在本王的掌握之中,易卜拉欣帕夏,迟早有一日,本王定会成为这伊斯坦布尔的主人,而你,将会成为本王的左右手,你自管放心,他日事成,本王绝不会亏待了你。”

    易卜拉欣帕夏面露感激的样子,学着新军的礼仪朝叶春秋行了个礼,才道:“臣多谢殿下。”

    叶春秋用着手指头,在稍稍晃动的案上打着节拍,随即道:“你到了塑莱曼苏丹身边,其一,是随时监视他的一言一行,有任何消息,要想尽办法报到本王这儿来,其二,便是私下联络你在伊斯坦布尔城中的人,接下来,本王会给你下达指示。”

    叶春秋将眼眸微眯,目中掠过了杀机,接着道:“既然你已说了,这苏莱曼苏丹雄才大略,那么他固然眼下的心腹大患是佛朗机人,可历来狡兔死、走狗烹,一旦佛朗机人不成威胁,那么他势必会忌惮着我鲁国,这不正是他彻底解决鲁国的良机的吗?他若是一个雄主,便一定不会放过的此等机会,既然如此,那么索性……本王也一不做二不休。”

    叶春秋的意图,暴露了出来。

    他从来都不相信苏莱曼是个守诚信的人,如易卜拉欣帕夏所说,一个仁慈的苏丹,统治不能奥斯曼,一个守诚信的奥斯曼皇族,就根本无法成为苏丹,十之八九,已经被自己的兄弟给宰了。

    正因为如此,叶春秋决心在解决掉佛朗机问题之后,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奥斯曼的问题。

    只要奥斯曼苏丹一死,届时的奥斯曼,便再没有可以凝聚所有帕夏的力量了,因为苏莱曼苏丹,已经杀光了所有的兄弟,而他现在正处壮年,儿子尚小,各地的帕夏,一定不会服气。

    这既是苏莱曼苏丹的机会,对于叶春秋来说,又何尝不是机会呢?

    他劳师而来,之所以收买易卜拉欣帕夏,说穿了,他比虽都明白,在这伊斯坦布尔,若是没有一个易卜拉欣帕夏,自己即便拥有足够的实力,也无法面对伊斯坦布尔,以及奥斯曼帝国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有了易卜拉欣帕夏之后,他就有了一个能够掌控这些所有状况的支点,他的劣势才会得以扭转。

    此时,聪明如易卜拉欣帕夏,已经明白了叶春秋的意图,脸上却没有惊异,而是正色道:“臣下一定尽心竭力,随时等候殿下的吩咐。”

    双方约定之后,易卜拉欣帕夏的神色显得轻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在伊斯坦布尔,这里已经聚集了无数的军马,近四十万从各地征召来的军队,还囊括了苏丹的禁军,已将伊斯坦布尔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只如此,还有四面八方的奥斯曼领主们,在获得了奥斯曼苏丹的命令之后,或骑着马,或乘着舟,抵达了这里。

    而此时,奥斯曼在北方的三个基督教附庸国摩尔多瓦、瓦拉几亚以及特兰西瓦尼亚大公,亦是各领着万余骑士抵达了这里。

    这北方的三个大公,都臣属于奥斯曼帝国,乃是奥斯曼在东欧扎下的三个钉子。

    苏莱曼苏丹亲自宴请了三个远道而来的大公之后,便回到了内廷,等待着他久侯的那支东方军队。

    显然,他对于东边的鲁国,是极为的关注。

    现在大战已经一触即发,奥斯曼帝国,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力量,试图在此进行决战,而出于对佛朗机人火器的恐惧,苏莱曼苏丹便将克制佛朗机人火器的希望,都放在了鲁军的身上。

    总算,易卜拉欣帕夏的消息来了,鲁军来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庶子风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一不做二不休 上山打老虎额